born - Oni-Con演出前访谈

访谈 - 10.10.2009 20:00

在首个于美国得克萨斯州(Texas)举行的演出开始前,born回答了我们的提问,让大家一窥他们的个性。

视觉系乐团born将于周末万圣节在休斯顿(Houston)演出。在此之前,born为我们解答了一些问题,包括乐团的原型,所受的影响,目标,以及对将来的展望。

— 你们五位一起组成了REMMY ANY和D&L。在这之前,你们是怎样认识的?

born: 是猎牙说:“一起组乐团吧。” 他把我们找来。

— 从甚么时候开始决定要做音乐人?还有,为甚么选择视觉系?关于视觉系,有没有甚么你们是特别喜欢的。

猟牙(Ryoga):我从小就喜欢音乐,我是受到LUNA SEA的影响而搞视觉系乐团的。
K:有一个视觉系乐团教会了我很多关于音乐的事情,所以我想在一个视觉系乐团里干。
Ray:一位我很喜欢的结他手是视觉系的。
KIFUMI:在我出生的时候,我便注定是要在视觉系乐团里。
TOMO:我本来就喜欢视觉系的音声。他们的外型很有震撼力——头发、化妆和服饰,每个方面都很帅气很有吸引力。

— RENNY AMY和D&L有甚么意思,为何会选用这两个名字?为何后来又会选了用“born” ?

born:我们觉得RENNY AMY的发音很酷,没有甚么特别的意思。D&L是“Dragon and Lion” 的缩写。而born,我们想要一个名字代表新生以及忘掉过去。

— 通常一个乐团解散后(像RENNY AMY),成员会组成新乐团或是加入不同的乐团。但你们却在一个新名字下重组。你们为何会决定要重新开始和改换名字?

born:我们不是因为成员脱退或是出现问题而解散。我们仍然有相同的目标,只是对音乐的想法不同了,所以决定在新乐团重头再来。

— 可否向不会日语的乐迷介绍一下你们歌词中的主题和意境。

born:“Felony” 是基于我们在演出上的真实体验写成的。

— 你们第一首单曲“Dust Pain” 很受欢迎。这歌背后有的灵感是甚么?你们想在第一首歌向听众传达甚么信息?

born:我们并没有受到甚么启发。我们想做一些可以好好代表born的东西。“Dust Pain” 就像是born的名片。

— 在你们的专辑《Abnormal Head Machine》上,有没有一首可以总括born的歌?又或是一首你们最满意的作品?

born:在《Abnormal Head Machine》上,我们成功向听众展示出我们的潜能。没有一首歌特别能够把born总括,因为所有作品我们都很满意,每一首都能描述born。

—“涙彩の花”(泪彩之花)是一首很优美的慢歌,比你们其它作品都来得平和。做抒情歌是否更有挑战性?这歌的灵感来自甚么。

born:是吗?“涙彩の花” 是一首优美的歌吗?其实,这歌最能够表达金属乐的精髓。这歌非常沉重,是一首悲痛的歌。我们受到不同乐种启发。

— 关于7月推出的新单曲《Felony》,“MAD whistle” ,“the fragrance noise” 和“Felony” 的概念是甚么?

born:三首歌是有关连的。我犯下一个“Felony”(重罪) ,“MAD whistle” 代表我乐在其中,而“the fragrance noise” 则描述我为此后悔。

— “Felony” 是你们首个PV;拍摄过程是怎样的?

born:所有事物都很新鲜,整个过程都很有趣。

— 你们制作音乐的流程是怎样的?是谁负责主要的编写工作?

born:两个结他手做好歌曲的基础,其余的人负责编曲。

— 你们受到哪些音乐人的影响或是启发?

猟牙:这个很难说,我受到很多音乐人的启发。
K:X的HIDE和LUNE SEA的J。
Ray:LUNA SEA。
KIFUMI:SUNAO。
TOMO:X,LUNA SEA和黑梦。

— 你们各自认为最好的演出是哪一场,为甚么?

born:每一场演出都是最好的,很难选一场。

— 你们很快就会在美国作首个演出,在一个动漫展览上。你们有没有喜欢的动画、漫画或是游戏?

猟牙:其实我不怎么看动漫,推介一些给我看吧。
K:好象没有……
Ray:我没时间看那些,没甚么特别喜欢的。
KIFUMI:也有看一些。
TOMO:《龙珠》、《One Piece》、《幽游白书》、《Hunter Hunter》等等。

— 你们有喜欢看的美国漫画吗?(例如蜘蛛侠、蝙蝠侠、星空奇遇记……)

猟牙:我完全不知道美国有漫画。
K:好象没有。
Rat:蜘蛛侠!
KIFUMI:也有看一些。
TOMO:不是漫画,但我喜欢电影《守护者》(《Watchmen》) 。

— 可否告诉我们团员的一些个性?

猟牙:努力,疯颠,但是很白痴。
K:努力,慢条斯理,天真,但是很白痴。
Ray:努力,自私自利,还有白痴。
KIFUMI:努力,怪里怪气,还有白痴。
TOMO:努力,有趣,还有白痴。

— 对于Oni-Con上的演出,你们有甚么目标期寄望?

born:我们会全力以赴!让演出成功。

我们知道猎牙你和日来的乐迷有很多身体接触,例如会有stage diving。对此,你有怎样的想法?这是不是你和乐迷的一个重要桥梁?

猟牙:每一场演出我都会竭尽所能去干。我不去想我应该干甚么,我只顾去干。我爱我的乐迷!

— 很多美国的乐迷都无法到休斯顿欣赏你们的演出。可以的话,你们会否有兴趣再到美国其它地方,或是到欧洲和拉丁美州去?

born:当然了。我们也想到世界各地去。

— 可否向我们透露一些未来大计?

born:我们的目标是要制作最好最酷的乐曲,并且要做到全世界最好的演唱会。

— 请向乐迷说几句话:

猟牙:请继续留意born的活动。
K:多多指教!
Ray:很期待与你们见面。
KIFUMI:多多指教!
TOMO:来拼死疯起来吧!


JaME谨此向born及Cure Media USA致谢。
相关音乐人
评论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

广告赞助
  • euroWH
  • Chaotic Harmon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