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OZ-莫斯科访谈

访谈 - 29.03.2011 10:00

1月29日,-OZ-在欧洲巡演“「A FACT OF LIFE」~Europe Tour 2011~”的煞尾演出之前,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新闻发布会。

距离开演时间紧迫,经理人公司以新闻发布会取代访谈,所有关注日本音乐的俄罗斯媒体都齐集在狭小的化妆间内。在发布会上,主要谈及有关巡演期间发生的事情,乐团对欧洲的印象,以及乐团成员的轶闻趣事。

— 可以先介绍一下自己吗?

Natsuki:我是Natsuki。
Aki:我是Aki,结他。
Tama:我是Tama,结他。
Nao:我是Nao,贝斯。
Zukki:我是Zukki,搞鼓。

— 可以说一下-OZ-这个名字的由来吗?

Natsuki:其实是因为这个名字的写法和发音都很有意思。Tama提出为乐团起这一个的名字,大家一致同意。于是就有了-OZ-这个团名。

— 可以告诉我们乐团的组成经过吗?

Natsuki: Aki和我在2005年时一起搞过别的乐团,Tama和Nao也是。在两个乐团都解散后,我们决定一起搞新乐团,然后Zukki加入。-OZ-就是这样于2005年组成。

— 怎么会想到在演出的时候使用火机?

(乐团成员讨论了一下)
Aki: Natsuki。
Natsuki:世界各地也有在演出上用火机的例子,但是在日本却没有。因为危险,所以禁止了,以免意外发生。但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点子,我们要做一些别人不曾做过的事情。当我们看到所有观众都拿着火机,那种感觉太棒了。这让演出更加顺利,气氛更好。

— 你们把一张乐迷拿着火机的照片用作唱片封套。这对你们来说有什么意义?

Natsuki: 在拍这张照片的演出当天,我们推出了一本16页的相片集。所有参与那场演出的乐迷都可以拿到这本相片集。为了记念那一天,还有答谢所有来看我们演出的乐迷,我们把他们的相片放到唱片封套上。

— 新专辑为何以Rouge命名?

(全员大笑)
Natsuki:我们推出首张专辑后,已经过了一段时间。制作第二张专辑时,我们希望它会成为我们向前迈进的标志,让我们更上一层楼。我们用‘口红’—‘rouge’这个字,是因为女孩长大成为女人的时候,她们就会开始用口红。同样道理,我们起用这个标题,是为了表现我们的‘成长’。


— 为何选择用法文‘rouge’?

Natsuki:在日本,口红这个词本来就是从法语来。没有甚么特别的原因。

— 这次是你们首个世界巡演,在离开日本之前,你们对此有什么期望?

Natsuki:我们本来以为会更加劳累,但其实并没有那么辛苦。

— 你们去了8个城市,最喜欢哪一个地方?

Aki:德国。因为我们在那边停留了整整4天,我们去了很多景点。德国的建筑和那边的风土人情都让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大概是因为我们有很多时间去玩吧。
(沉默)
Aki : Sorry. (全员大笑) 其实……俄罗斯很棒!
(全员大笑)
Aki:我们坐夜班车从圣彼得堡来到莫斯科。
Natsuki:真的很不可思议!没想过可以在圣彼得堡睡着,然后在莫斯科醒来。

— 你们有睡好吗?

Aki:嗯,还不错。

— 巡演期间一定会有一些趣闻轶事的吧。可以说一些给我们听听吗?

全员(指着Aki大笑):Aki!
Aki: 第一次来欧洲,我们还没有习惯房门会自动关上。你总得把钥匙带在身上,就是只是离去几分钟抽口烟,你还是要拿着钥匙。有一次我出来后回不了房间,要等路过的人来帮我。最后,我们把接待处的人叫来给我开门。

— 今天是巡演的最后一天。有什么难忘的事?这几个礼拜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?

(全员沉默,面面相觑。Natsuki推给Aki,Aki又推给Nao。)
Nao: 唔……最大的障碍是语言。欧洲人不懂日语,所以沟通的唯一方法就是音乐,和我们在舞台上的表演。我们在巡演期间学了很多,特别是以语言之外的其他方法去表达我们的想法和感情。

— 你们觉得欧洲的乐迷和日本的乐迷有什么不一样?

Tama: 欧洲乐迷都有自己的一套,而日本乐迷就比较整齐。

— 有计划多在欧洲举行演唱会吗?或是想到美国去?

Zukki:如果乐迷想我们来,我们就会来。我们想再来欧洲,也想去美国。

— 以一个字来总结对俄罗斯的印象。

Natsuki:冷!(全员大笑) 但……
乐团翻译:只一个字!(全员大笑)
Natsuki:在日本也会下雪,但那边下的雪和俄罗斯的完全不一样。
Aki: Delicious! 俄罗斯的菜很好吃。

— 你们吃了些什么?

Aki:汤,薄饼,鸡,咖啡……
Natsuki:伏特加!
全员(大笑):噢!!!伏特加!!!Nao喝了很多。
Aki:昨天他在火车上喝了很多:伏特加—水—伏特加—水—伏特加—啤酒……

— 你们昨晚在圣彼得堡的演出怎么样?你们有什么感受?

Natsuki:观众在大喊‘A-RI-GA-TOU’!这是头一次听到观众喊‘arigatou’!我们很感动。

— 你们觉得俄罗斯的乐迷怎么样?有人说俄罗斯的乐迷很疯狂。

Natsuki:感觉他们没有那么疯狂吓人,其实他们只是很投入。

— 那-OZ-呢?你们够疯狂吗?你们今晚有没有准备什应惊喜?譬如说会潜台。

Natsuki:噢……我们今晚不打算潜台,因为舞台很高……But……BUT…… I don’t know.让我们想想,可能会有些什么动作。Every day, every stage… crazy.

— 可以说一下每一个成员吗?从Nao开始。

Aki: Nice guy!有很长的头发。
Natsuki:Weak!很容易伤风感冒。贝斯弹得很好。
Aki:他对每一个人都很好。很容易相处。

— Nao,在你的日志上有很多食物的相片。你很喜欢吃吗?

Nao和Aki (同声):对!
Aki:他喜欢吃。他最喜欢拉面和咖喱。
Natsuki:這些他都吃很多!

— 有从日本带什么来吃吗?

Nao:有。味噌汤,面条……

— 然后是关于Zukki。

Natsuki:他是天才!
(翻译把天才译成俄语。Natsuki用俄语重复一遍,成员都笑起来。Natsuki解释,原来‘天才’的俄语和日语‘搞笑艺人’的发音很相似。)
Aki:也算是吧……还有,他很苍白,像俄罗斯人。

— Zukki在访谈的时候都不大说话,像是很害羞似的。

Natsuki:可能是骄纵惯了。我们都把他当作弟弟。

— 那Aki呢?

Zukki: Aki是团长。
Natsuki: 搞笑艺人!(全场大笑)他是搞笑能手……很有趣。他常常逗我们,让大家高兴起来。

— 然后说一下Tama。

Natsuki:他喜欢喝酒和啤酒。
Aki:我想他有一双最好的音乐耳朵。
Natsuki:他有一次把手提电话当作是钱包。他把手提电话拿出来,把电池拿开,然后想在里面找钱。

— 最后 — Natsuki。

Nao:无可奉告。
(全员大笑,沉思了好久。)
Zukki:他是最认真的一个。
Aki: “IT-boy”。他很喜欢电脑。
Zukki: 我想不到他有什么好处。(全员大笑)
Natsuki:你太可恶了!
Zukki:我不能说不好的,但我也不想说好的。
全员:他以为自己的腿是最长的。(全员大笑)

— 谢谢你们!祝你们演出成功!

全员:谢谢!



这次访谈得以顺利进行,JaME谨此向-OZ-,传译人员,以及筹备单位DMC concert agency和乐团经理人公司致谢。并感谢MUSICA.MUSTDIE.RU提供图片。
相关音乐人
评论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相关图集


广告赞助
  • Chaotic Harmony
  • euroWH